公孙夏原文及翻译

时间:2022-08-06 18:13:07 阅读:9 字体:【普通 超大 简体 繁體 文章有误反馈 本文共计5242个字符,预计阅读时长12分钟。
导读【原文】 保定有国学生某[1],将入都纳资[2],谋得县尹。方趣装而病,月余不起。忽有憧人曰:“客至。”某亦忘其疾,趋出迎客。客毕服类贵者。三揖入舍,叩所自来,客曰:“仆,公孙夏[3],十一皇子座客也[4...

  【原文】

  保定有国学生某[1],将入都纳资[2],谋得县尹。方趣装而病,月余不起。忽有憧人曰:“客至。”某亦忘其疾,趋出迎客。客毕服类贵者。三揖入舍,叩所自来,客曰:“仆,公孙夏[3],十一皇子座客也[4]。闻治装将 图县秩,既有是志,太守不更佳耶?”某逊谢,但言:“资薄,不敢有奢愿。”客请效力,伸出半资[5],约干任所取盈[6]。某喜求策。客日[7]:“督抚皆某昆季之交[8],暂得五千缗,其事济矣。目前真定缺员[9],便可急图。”某讶其本省[10]。客笑曰:“君迂矣!但有孔方在[11],何问吴越、桑摔耶[12]?”某终踌躇,疑其不经[13]。客曰:“无须疑惑。实相告:此冥中城 隍缺也,君寿尽,己注死籍。乘此营办,尚可以致冥贵[14]。”即起告别,曰:“君且自谋,三日当复会。”遂出门跨马去。某忽开眸,与妻子永诀[15]。命出藏镪,市格锭万提[16],郡中是物为空。堆积庭中,杂刍灵鬼马[17],日夜焚之,灰高如山。三月,客果至。某出资交兑,客即导至部署[18],见贵官坐殿上,某便伏拜。贵官略审姓名,便勉以“清廉谨慎”等语。乃取凭 文[19],唤至案前与之。

  某稽首出署。自念监生卑贱,非车服炫耀[20],不足震慑曹属[21]。于是益市舆马;又遣鬼役以彩舆迓其美妾[22]。区画方已,真定卤簿已至[23]。途中里余,一道相属,意得甚。忽前导者怔息旗靡[24]。惊疑间,见骑者尽下,悉伏道周;人小径尺[25],马大如狸,车前者骇曰:“关帝至矣[26]!”某惧,下车亦伏。遥见帝君从四五骑,缓辔而至,须多绕颊[27],不似世所模肖者;而神采威猛,目长几近耳际。马上问:“此何官?”从者答:“真定守。”帝君曰:“区区一郡,何直得如此张皇[28]!”某闻之,洒然毛惊;身暴缩,自顾如六七岁儿。帝君命起,使随马蹄行。道旁有殿字,帝君人,南向坐,命以笔札授某,俾自书乡贯姓名。某书已,呈进。帝君视之,怒曰:“字讹误不成形象!此市侩耳,何足以任民社[29]!”又命稽其德籍。旁一人跪奏,不知何词。帝君厉声曰:“干进罪小[30],卖爵罪重[31]!”旋见金甲神绾锁去。遂有二人捉某,褫去冠服,答五十,臀内几脱,逐出门外。四顾车马尽空[32],痛不能步,偃息草间[33]。

  细认其处,离家尚不甚远。幸身轻如叶,一昼夜始抵家。豁若梦醒,床上呻吟。家人集问,但言股痛。盖瞑然若死者,已七日矣,至是始寤[34]。便问:“阿怜何不来?”——盖妾小字也。先是,阿怜方坐谈,忽曰:“彼为真定太守,差役来接我矣。”乃入室严妆,妆竟而卒,才隔夜耳。家人述 其异。某悔恨爬胸,命停尸勿葬,冀其复还。数日杳然,乃葬之。某病渐瘳,但股疮大剧,半年始起。每曰:“官资尽耗,而横被冥刑,此尚可忍;但爱妾不知异向何所,清夜所难堪耳。”

  异史氏曰:“嗟夫!市侩固不足南面哉[35]!冥中既有线索[36],恐夫子马迹所不及到,作威福者[37],正不胜诛耳。吾乡郭华野先生传有一事[38],与此颇类,亦人中之神也。先生以清鲠受主知[39],再起总制荆楚[40]。行李萧然[41],惟四五人从之,衣履皆敝陋,途中人竟不知为贵官也。适有新令赴任,道与相值。驼车二十余乘[42],前驱数十骑,驺从以百计。先生亦不知其何官,时先之,时后之,时以数骑杂其缸。彼前马者怒其扰[43],辄呵却之[44];先生亦不顾瞻。亡何,至一巨镇,两俱休止。乃使人潜访之,则一国学生,加纳赴任湖南者也。乃遣一介召之使来。令闻呼骇疑,反诘官阀,始知为先生,悚惧无以为地。冠带匍伏而前。先生问:‘汝即某县县尹?’答日:‘然。’先生曰:‘蕞尔一邑[45],何能养如许驺从?履任,则一方涂炭矣!不可使殃民社,可即旋归,勿前矣。’令叩首曰:‘下官尚有文凭。’先生即令取凭,审验已,曰:‘此亦细事,代若缴之可耳。’令伏拜而出。归途不知何以为情,而先生行矣。世有未莅任而已受考成者[46],实所创闻[47],先生奇人,故有此快事耳。”



  【注释】

  [1]保定:明清时府名,府治在今河北省保定市。国学生:国子监的生员, 即监生。清顺治七年裁南京国子监,只留北京国子监,称国学。

  [2]都:京城,指北京。纳资:即“捐纳”,此谓向政府捐纳钱财,谋取 官职。按,清在康熙以前,仅捐纳应试资格。康熙时捐纳官职,据云因“军 需孔亟,不得已而暂开。”(《清史稿·陆陇其传》)

  [3]公孙夏:据二十四卷抄本,原作“公孙”。

  [4]座客:座上客;受到礼遇的宾客。

  [5〕俾出半资:要他先拿出“纳资”的半数。

  [6]约于任所取盈:约定在到任以后交足金数。取盈,取满所定之额。

  [7]“某喜求策。客曰”:据二十四卷抄本,原作“某喜,答曰”。

  [8]昆季:兄弟。长者为昆,幼者为季。

  [9]真定:府名,府治在今河北省正定县。清雍正元年改名正定。

  [10]某讶其本省:这个官职在本省,使他感到惊讶。按清代规定,本省 人不能在本省做官。某为保定人,保定和真定在请代同属直隶省。

  [11〕孔方:指铜钱。铜钱中有方孔,故称“孔方”。《晋书·鲁褒传》《钱神论》:“亲之如兄,字日‘孔方’。”

  [12]何问吴越、桑梓:哪管它在外地还是家乡。吴越,吴地和越地,借 指外省、远方。桑梓,家乡,这里指本省。

  [13〕不经:不合常理,近平妄诞。

  [14]致冥贵:据二十四卷抄本,原作“治冥贵”。

  [15〕与妻子永诀:据二十四卷抄本,原缺“与妻”二字。

  [16]市楮锭万提:买纸钱万串。楮锭,祭祀时焚化的纸制银锭。提,量 词,犹言“一挂”、“一串”。

  [17]刍灵鬼马:草扎的假人假马,均为旧时送葬用的焚化物。

  [18〕部署:中央六部的部级衙门。按,捐纳由户部主持。这里指掌管捐 纳享宜的阴间官署。

  [19〕凭文:捐得官职的证书。

  [20〕车服:车与冠服。本有高低等级的差别,某却自己购置,以为炫耀。

  [21〕曹属:这里府衙的属官。

  [22]迓(Yà讶):迎接。

  [23〕卤簿:贵官出行时的仪仗队。

  [24〕钲(zhēng争)息旗靡:锣声停,旌旗不张。钲,古代一种带有 长柄的打击乐器,形似钟,口向上!这里指开道用的铜锣。靡,倒下。

  [25]小人径尺:人变小,只一尺长。

  [26]关帝:即三国时蜀将关羽,明请时代称他为神,清初封他为“关圣大帝”。

  [27]“须多绕颊”二句:满脸绕腮胡须,不像世间所画的那种样子。世 称关羽为“美髯公”,说他“髯长二尺”。模肖,描摹的肖像。

  [28]张皇:夸张炫耀。

  [29]任民社:担任地方官员。

  [30〕干进:求得进身之阶,营谋官职。

  [31]卖爵:卖官。

  [32]“有二人捉某??四顾车马尽空”:据二十四卷抄本,原缺。

  [33]偃息;仰卧。

  [34〕寤:醒。据二十四卷抄本,原作“悟”。

  [35]南面:此指做官。古时以坐北朝南为尊。官员坐堂皆南面而坐,故 称做宫长为“南面”。

  [36]线索:事情的端绪;此指买通关节,营私舞弊。

  [37〕作威福者作威作福的人,指“干进”、“卖爵”的人们。

  [38〕郭华野:《山东通志》卷一七七,谓郭锈字瑞卿,号华野,即墨人。 少励志清苦,读书深山。康熙九年成进士。初任吴江知县、江南道御史,二 十八年擢左都御史,弹劾权贵,直声震朝野。三十八年授湖广总督,严惩贪 墨。四十二年罢归。五十四年卒。

  [39〕以清鲠受主知:因清正鲠直,受到皇帝的赏识。

  [40]再卢:再次起用。总制荆楚:总督荆楚地,指为湖广总督。荆楚, 泛指两湖(湖南、湖北)地区,明清时称为“湖广”。

  [41]萧然:稀少。

  [42]驼车:运载行李的车辆。驼,通“驮”。

  [43〕彼前马者:据二十四卷抄本,原无此四字。

  [44]呵却之:斥退他们。

  [45〕摹(zuì最)尔:微小。

  [46〕考成:旧时考核官吏的政事成绩,叫“考成”。

  [47〕创闻:往昔所无的新闻。



  【译文】

  保定有个监生,打算到京城去花钱买个县官做。刚整理行装要出发,就生病了。他一病就是一个多月不能起床。一天,忽然书童来向他禀报:“外面来了一个客人。”他一听有客,忘记了自己的病就出去迎接。一出门,见来人衣服华贵,像个贵人,就连连拱手请客人进屋。客人坐下后,他便问贵客来意。客人说:“我叫公孙夏,是十一皇子家的座上客。听说你整理行装要去活动个县官做,我认为你既然有志气,何不活动个太守当,那不更好吗?”监生谦逊地表示感谢,说:“我的钱太少,不敢有更高的想法。”客人听了,表示愿意帮忙,帮他出一半钱,并约好时间叫人到他住所去拿。监生很高兴,要求给以引荐。客人对他说:“总督、抚台都是我的好朋友。只要有五千贯钱,事就能办成。眼下真定地方缺额,可快一点办。”监生认为真定是本省内的地方,在当地做官不好。客人说:“你真傻!只要有空子可钻,管它本省不本省的!”监生心里不踏实,仍犹犹豫豫,总怀疑这事有点荒唐。客人进一步说:“不用怀疑,我实话告诉你吧!这个官是阴间的一个城隍缺职,你寿限已经尽了,注了死名册,趁此机会办理办理,到阴间还可荣华富贵。”说完就要告别而去,临走还再嘱咐:“你自己先准备着,三日内再见。”骑上马就走了。

  监生忽然睁眼一看,想了想,原来是个梦,但他相信梦里的一切是真的,就与妻子说了永别的话。并拿出所藏的银子,买了纸元宝一万多提,一时郡中的这类东西全被他买光了。把纸元宝堆在院子里,加上纸扎的童男童女、纸马、纸牛等物。一起点上火,日夜焚烧,烧的灰有小山那么高。到了第三天,那个客人果然来了,监生便拿出钱交给他兑现。客人收了钱,就领他到了部院。见一个贵官坐在殿上,监生便跪拜在殿下。贵官略问了问他的姓名后,便勉励他为官要清正等,拿任命书给他,监生便叩头谢恩而去。

  监生当了太守,自认为出身监生,地位卑贱,如果没有大队车马,没有好的服饰加以炫耀,不足以震服部下。于是他买上很好的车马,还打发鬼役用彩车接来了美妾,各项准备工作刚刚就绪,真定郡的仪仗队就来接他。他跟着仪仗队,一路走着,人们夹道欢呼,他十分自得。大队人马正走着,忽然前面领路的鼓乐停住了。旌旗也放倒了。他正惊疑问,又见前面骑马的人都下了马,一起跪倒在路旁,并且渐渐缩小,人缩到一尺高,马缩到如猫大。他车前的人报告说:“关帝神来了!”监生一听,也害怕了,急忙下车跪在地上。一抬头,远远看见关帝骑着大马,后面跟着四五匹坐骑,慢慢向他走来。神长的是络腮胡子,不大像人世间所画的肖像那样。然而种态威严,两只眼很长,一直长到耳朵边。关帝走进前来问:“这是什么官?”随从回答:“真定太守。”关帝说:“小小的一个太守。怎么这么威风!”监生听了,吓得毛骨悚然,身子觉得一下缩小了许多。他看了一下自己,像个六七岁的小孩子。关帝叫他起来,一块跟在马后走。

  走了不多时,道旁有一座宫殿,关帝下马进了殿,朝南坐下。命人取纸、笔给监生,先叫他自己写出籍贯、姓名。监生写完呈上,关帝一看大怒,对他说:“看你写的错别字这么多,字也不成样子,真是个市侩小人.哪里能当民官!”又命人查他的德行录,有一人跪奏,没有听到说什么。关帝严厉地说:“你投机钻营罪还小些,买爵讨官罪恶太大!”于是就有两个金甲神人拿了锁链出去,又有两个小神捉住监生,脱去官服,摘去官帽,推倒在地打了他五十大板,直打得腚上的肉都几乎掉了下来。最后把他撵了出去。

  监生出门后,四下一看,车马都没有了,觉得浑身疼得不能走路,便趴在草丛里休息。仔细辨认了一下周围,这地方离家并不远。幸好觉得身子很轻,轻得走起路来像树叶一样。他走了一天一夜,才到了家。忽然觉着像做了个梦一样,睁眼一看,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呻吟。全家人都来问他,他啥也不说,直喊腚疼。在此以前,他一直闭着眼像死了一样,已有七天了。到现在,他才明白了一切,便问家人:“阿怜为什么没来?”——原来阿怜是他爱妾的小名。先是有一天,阿怜正与人说话,忽然说:“我丈夫当了真定太守,派人接我来了。”说罢就进屋梳妆打扮,打扮完后就死了。这事到今天才隔了一夜。家人说完,认为这事很奇怪,监生却完全明白。只有悔恨而已。他叫人把阿怜的尸体留下,不要埋葬,等她苏醒过来,可是一直等了几天仍没还阳,才埋葬了。

  监生的病渐渐好了,可腚疮却更厉害了,半年后才能起来走路。自己常对人说:“我官和钱都没有了,而且还受到阴间的刑罚,这些我都能忍受;但不能忍受的是我的爱妾不知道哪里去了,一到夜晚便不知如何消磨了。”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都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或者图片、视频等版权权利请告知(联系:2832712290#qq.com,将#改为@)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